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046|回复: 2

天龙八部康敏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闭嘴
    2021-10-27 07:23
  • 80

    主题

    1565

    帖子

    8109

    积分

    登峰造极

    Rank: 8Rank: 8

    积分
    8109
    发表于 2022-4-5 21:5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龙八部康敏
    那日,全冠青在木屋里见到康敏浑身是伤瘫在地上口中不停哀求全冠青带她离开,本想带她回丐帮利用她对付乔峰,只是听见门外乔峰的声音立刻被吓得跳窗逃走。
    待到入夜以后又悄悄潜回小屋等确认乔峰已经离开才蹑手蹑脚地进去屋里,只见浑身血迹的康敏瘫坐在椅子上,全冠青上前查看发现康敏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便将她带回丐帮分舵交给丐帮的医师救治。
    那医师忙前忙后近两个时辰才堪堪将康敏的伤口处理完,而后便向全冠青禀告:“启禀舵主,马夫人如今伤势已经稳定,稍后小老儿再开一副补气益血的药方即可,只是方才给马夫人检查发现她有中风的症状,小老儿也不知她何时能转醒,而且手脚筋脉全部被人挑断恐怕以后只能做一个全身瘫痪的废人了,请恕小老儿无能”
    “无妨,如今最重要的是将马夫人救醒,让她指证乔峰,届时合全帮之力剿灭乔峰这恶贼!可有办法让马夫人尽快醒来?”康敏的死活对于全冠青来说并不重要,只要能指证乔峰,其他都无所谓。
    “这。。恐怕小老儿无能为力,不过舵主可以请那薛神医前来一试,也许能就醒马夫人”
    全冠清听了也不含糊,立刻差人去请薛神医来为康敏诊治,并许诺以一门独门武功作为报酬。薛神医也如约而至,经过一天的治疗总是说将康敏救醒,只是康敏虽然醒来但中风的后遗症导致她全身瘫痪,口不能言。全身上下只有眼珠能够转动,其他地方都无法动弹,甚至连一个简单的表情也做不到。薛神医表示中风后遗症连他也无能为力,再加上手脚筋全部被挑断下半辈子只能在床上度过了。
    全冠清对与康敏终身瘫痪这个事实并不太在意,她越惨越能煽动丐帮帮众对付乔峰,只是这口不能言就有些麻烦了,不能从康敏口中亲口说出是乔峰迫害她,很难说服帮众,于是他请求薛神医只要能让康敏开口说话会再加一门武功作为报酬。可薛神医依旧表示无能为力,不过薛神医临走前也说了,中风后遗症也不是绝对的,有些人初期症状严重过一段时间可能会慢慢好转,让他耐心等待一段时间看看。
    很快两个月过去了,康敏的情况并没有好转,不过经过薛神医的治疗身上倒是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疤,但是全冠清对她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这一天全冠清命人将康敏扶起然后在她背后放了两床叠好的被子,让她能坐起来,全冠清和颜悦色地对她说:“我没别的要求,只要你说两个字,‘乔峰’,跟我念‘乔。。峰’”,康敏努力地想要念出这两个字,可惜努力了半天只是小嘴微微地张口了一点,口水也不由自主地沿着嘴角滑下来,看着全冠清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她也越来越焦急,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可惜依旧没能发出一点声音,全冠清终于失去了耐心,一巴掌扇在她脸上“废物!”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可怜康敏被打得倒在床上,上半身和下半身呈90度,她觉得自己的腰都快断了,可惜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人来将她扶起。
    康敏这边一直得不到进展,再加上乔峰近两个月都销声匿迹,对付乔峰的心思也慢慢地淡了下来,康敏也失去了价值,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康敏也在薛神医的治疗下恢复了容貌,甚至想要和康敏欢好,只是看到康敏包着尿布的下身,这心思瞬间就熄灭了,有几次正好撞见下人给她换尿布,那恶心的臭味也让他心生厌恶。于是吩咐下人“明日将马夫人送回马副帮主府上交给府上下人即可”
    丐帮弟子将康敏送到马大元府邸后向下人交代了几句便转身离去,自从康敏重伤瘫痪的消息传到马大元府上没多久,府里的下人大部分都卷了马大元的一些财物然后离开了府邸,只留下两个下人打算将马府占为己有。待丐帮弟子离开后两个下人立刻换了副嘴脸来到康敏的床边,“哎呦,这不是威风八面的马夫人吗?怎么躺在床上呀?快起来教训下人呀,下人都要造反了!”边说着边将康敏的手抬了起来,然后手一松康敏纤细的手臂又落回了床上,下人嘴角挂着嘲弄的笑容“还真的一点都动不了了呢?”
    看着下人肆意地摆弄自己的身体康敏心中无比的愤怒,双眼盯着床边的下人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将这下人烧死,当然,现在的她也做不了其他的事情。下人似乎看出来她眼里的愤怒,随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康敏的脸上,“看什么看,也不瞧瞧自己现在是什么德行,还当自己是以前的马夫人吗?那现在就是一个废人,一摊烂泥,老娘动动手指就能弄死你!贱人!”反手又给了康敏一巴掌,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她们还真不敢随便弄死康敏,说到底是丐帮副帮主的遗孀,万一丐帮来找麻烦她们有十条命也不够抵的。下人的一巴掌将康敏的脸打的歪到一边,而她的脖子又动不了,连转头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眼泪哗哗地流着,嘴角鲜血混着口水很快将枕头浸湿。康敏现在满心的恐惧,她不敢想往后的日子,她祈祷着有人能来救她。
    往后的日子康敏感觉自己置身在地狱之中,她浑身赤=裸地躺在床上,自从她大解失禁将床单和衣服弄脏以后下人就将她的衣服扒=光了扔到床上之后就再没给她穿过任何衣物,也不给她任何遮盖,虽然现在天气并不寒冷,但是每到夜里她依旧感觉自己快冻死了。下身垫了几层厚厚的棉布,大小便都在上面,一般除非大解否则即便尿湿了下人也不会去换,身下的棉布几乎没有干的时候每天都是湿漉漉的。每天下人除了中午和晚上来喂两次饭之外基本上不会踏入她的房间,因为屋里臭气熏天,正常人根本无法忍受。即便是吃饭对与康敏来说也是煎熬,因为中风她的吞咽也变得十分困难,但是下人可没有耐心一口一口地喂她吃,将煮好的稀粥像灌水一样灌进她嘴里,好几次康敏都感觉自己要被呛死了,而真正能吃进肚子的大概也只有十分之一,吃不饱饭加上瘫痪造成的肌肉萎缩,她现在可谓是骨瘦如柴,最让她难以忍受的是从回到马府以后她就一直是仰面躺着,除了偶尔下人过来换尿垫的时候会将她搬动一下,其他时候她都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随着时间越久臀部和后背的疼痛越来越明显,还伴着奇痒,让她根本无法入睡,她感觉自己就快要被后背的疼痛逼疯了。
    武安原是城中一个普通的小乞丐,十年前差点饿死街头,幸得康敏施舍了一碗白粥才得以活命,后来又借此机会认识了马大元并得其传授武功,之后也算是出人头地成了本地小有名气的镖师,这次走镖回来听闻康敏重伤,立刻马不停蹄地前往马府探望康敏。来到马府后径直走向康敏的房间,走到房门外就听见一阵叫骂声,也没多想直接推开房门,只觉一股恶臭扑鼻而来,眼前的画面令他怒发冲冠,只见康敏浑身赤=裸地躺在床上下身一片污浊,而下人正站在床边对着康敏扇耳光。盛怒之下,武安一掌将下人拍死,然后立刻上前查看康敏的情况,此时的康敏骨瘦如柴,脸色苍白,呼吸微弱,已陷入昏迷似乎随时可能断气,身上除了屎尿的臭味还散发着一股腐烂的气息,不及多想武安立刻找来一条棉被将康敏包裹起来,准备带回自己府邸医治,这时才发现康敏的臀部和后背严重溃烂,几乎可以看到白森森的骨头,立刻意识到康敏病情十分严重,抱起康敏全力施展轻功向城中最好的医馆飞奔而去。
    到了医馆将康敏小心地放在榻上,然后将内堂的医师揪了出来,“大夫快救救她”,医师也认得武安,知道他是城内有名的镖头不敢轻易得罪,立刻上前解开棉被想要查看病情,棉被一解开一股恶臭立刻弥漫了整个医馆,医师差点吐了出来,强忍着恶心开始给康敏检查身体,半响过后医师结结巴巴地开口说到“武。。武镖头,这位夫人伤势颇为严重,老夫恐怕。。。恐怕。。”不等医师说完武安一把揪住医师的领子说到:“这位是丐帮副帮主马大元的遗孀,不管你用什么手段,给我救活她,否则的话即使我不找你麻烦,丐帮弟子也会把你这医馆拆了!明白吗?!”“是是是!老夫立刻去开药。。”医师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去开药,“这一副是去腐生肌的良药将它敷在夫人臀部和背部的伤口上,三日后伤口就会慢慢愈合,不过想要完全长好估计得要月余,夫人身体虚弱需百年人参为其吊着性命,否则恐怕很难撑过七天,另外吴镖头可以用内力为夫人温养五脏,避免五脏衰竭,一个月内不要仰卧,只能侧躺,尽量避免伤口受压,同一个姿势不要维持太久,半个时辰为她翻一次身,否则其他地方再生压疮就麻烦了,老夫也只能尽力而为,夫人能不能撑过去只能看她的命数了。。”为康敏敷好药后武安便抱着康敏回到自己府邸,将康敏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的床上并将她侧卧好,命人将府上的百年人参取来碾成粉末,混着稀粥喂给康敏,可惜昏迷中的康敏根本你知道吞咽,喂进去的粥汤全都顺着口水流了出来,武安想了想喝了一口粥汤然后嘴对嘴喂给康敏,兴许是刺激到了康敏,她看是慢慢地将粥汤咽下,然后武安就这样一口一口地将粥汤喂给康敏喝下。
    武安衣不解带地照顾着康敏,终于在三天后她开始慢慢苏醒了过来。康敏醒来的第一感觉是终于不再是仰躺着了有人给她翻过身上,虽然后背的疼痛依旧,但已经减轻了很多,身上也多了一条被子“是做梦吗?还是我的祈祷成真了,有人将我从地狱里救了出来?”她费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想要验证自己的想法,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环境“是真的!是真的!终于有人来救我了,终于离开那鬼地方了!”在确认了一切都是真实的以后,康敏兴奋极了,她想要大叫,想要手舞足蹈,可惜这些她都做不到,她只能转动眼珠搜索那个将她救出地狱的人,很快她发现一个人趴在床边,似乎在休息,在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头顶看不到这人的面部,不过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个年轻男子,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叫醒这个男人,想要看看他的脸,想知道她的救命恩人是谁,最后只是最张大了一点,口水多流了一点,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无奈她只能静静地等待这个男人自己醒来。
    过了一会儿武安渐渐醒了,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抬头查看康敏的情况,结果抬起头来正好对上康敏的视线,四目相对之下武安愣了一下,然后兴奋地跳了起来,抓起康敏瘫软的小手“姐姐,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康敏也终于看清了这个拯救她的男人,原来就是康敏当年救下的小乞丐,当年救了武安以后就将武安引荐给马大元,这才让武安习得一身武功,之后武安一直与康敏姐弟相称,算得上是马大元和她的那些情夫之外最亲近的人,看清了眼前人之后康敏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她忍不住想要向这个弟弟倾诉她这段时间受到的折磨和屈辱,她想要问问武安,那两个可恶的下人是不是还活着,她更想告诉武安造成她现在这副惨状的罪魁祸首,那个叫阿紫的贱=人,让他替自己报仇雪恨,但是很可惜,她发不出声说不了话,她只能狠狠地大哭一场,宣泄自己心中的委屈和痛苦。
    武安一边帮康敏擦拭眼泪和口水一边安慰道“姐姐放心,有我在以后不会再有人欺负姐姐了”,渐渐地康敏止住了泪水看着武安用力地眨了两下眼睛算是回应,才止住眼泪没多久,康敏的小嘴突然开始不停的张合,虽然幅度很小,却让她的口水留得更多了,似乎是想说些什么,眼神里带着慌张。武安见此情况刚想询问,只听见“噗噗”两声,随即一股恶臭在房间里弥漫开来,此时康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眼泪不停从美目中流出。武安也立刻明白康敏这是大便失禁了,连忙安慰“没事的,以后我来照顾姐姐你,不用担心。”说着便吩咐门外的下人送一桶热水过来,然后掀开被子,将沾染了粪便的被子扔到一边,然后用湿毛巾将康敏下身擦拭干净并用两条厚尿布将康敏下身包裹起来。
    整个过程中康敏一直小心翼翼地看着武安,生怕从他脸上看到一丝厌恶的情绪,武安可以说是康敏现如今唯一的救命稻草,一旦让武安心生厌恶,那么未来的生活堪忧。还好整个过程中武安并没有表现出一丝厌恶,并非常小心仔细地照顾着她,这让康敏心中松了一口气。收拾完以后武安走到床边帮康敏擦掉眼泪和口水,说到“姐姐,该饿了吧,我这就喂你吃饭。”说着便抱起康敏走到桌边,坐好以后让康敏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按照前几天的方法嘴对嘴喂给康敏吃,喂了一口以后用毛巾轻轻擦拭嘴角漏出的粥汤“姐姐吞咽功能不好,只能这样喂给你吃,姐姐你别嫌弃哦”,康敏听完看着武安眨了一下眼睛,眼中透露着一丝愉悦,是的愉悦,这样亲昵的举动让康敏进一步确认武安不会嫌弃她,也确信有武安在前面悲惨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wx
    wx
    慕 残 网 公 众 号 扫 描 二 维 码 管 理 员 微 信:mucanwenhu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9

    帖子

    177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177
    发表于 2022-4-7 21:04: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会更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2-5-26 20:16 , Processed in 0.04790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