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残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435|回复: 49

[已经完结] 落花时节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1

主题

248

帖子

3804

积分

原创小说认证

Rank: 8Rank: 8

积分
3804
发表于 2022-8-2 15: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本文为姚二小姐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http://www.mucanzhan.net/thread-61339-1-1.html
之前写了没发的那部分

当天晚上快十点了,薛扬才收到成瑶发来的一条微信:『对不起,又麻烦你了。』他急切地按语音通话,却打了两次才接通。
“喂……”成瑶的声音很轻又很飘,有些虚弱无力又像是刻意压低了音量。
“成瑶你是在家还是医院?”薛扬急切地问。
“在家,”成瑶说,“我妈妈在边上睡着了,所以……”
薛扬心中稍微踏实了一点,却还是忍不住一连串地问道:“怎么突然去了医院?是临时抢到专家号了吗?医生怎么说?”
成瑶沉默了片刻,才缓缓地说:“没什么,就是起床时没站稳摔了一下,就站不起来了,然后打120去了医院……”
薛扬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下意识地问:“那医生怎么说?”
“拍了X光片,初步诊断有轻微的骨折……还有很多别的检查,做了整整一天,暂时还没有结果,让明天再去复诊……”
薛扬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安慰成瑶。成瑶也沉默了好大一会儿。
“扬,扬哥……”成瑶忽然用了以前的一个称呼,却欲言又止。
“嗯,”薛扬答应着,“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说。”
“没,没什么,”成瑶那边似乎抽了抽鼻子,“就是,让你担心了……”
薛扬知道她本来想说的不是这个,但也不便追问。“十多年的同学加朋友了,这么说就显得太生分了;需要我做什么,随时告诉我。”
“嗯,少不了要麻烦你。”成瑶的语气有了几分欢快,“你早些休息吧,明天还得作发言呢,有部委的主管领导在场,不能露怯哟……你可是替我去的哦。”
“放心吧。你也早点睡。晚安!”
结束了通话,薛扬却感觉心里五味杂陈的,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受。他冲着窗外发了一会儿呆,才重新坐下来去整理明天的发言稿。
收到薛扬微信时,田小茉又气又恼,如果不是在办公室里,她几乎要把手机都摔出去了。明知道她不喜欢听到成瑶这个名字,薛扬还是提了;明知道她不高兴自己的丈夫与这个人有瓜葛,可偏偏他们两个还是同事;更让她有气无处撒的是,薛扬还光明正大地告诉她,自己要替成瑶去工作。田小茉越想越气,越想越烦闷到后来感觉胸口闷闷的、肚子胀胀的很是不舒服。
田小茉急切地想要出去透透气,纾解一下内心的郁闷和烦躁。尽管离下班时间还早,但领导见她的脸色的确不佳,自然不会阻拦,还善意地提醒她多小心。
离开公司,田小茉开着车,漫无目的地在环路上转着,脑袋里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找谁,也许她该回家去躺在床上大哭一场。大哭?不,她田小茉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哭呢?要哭也该是成瑶去哭。
对,成瑶!想到这个名字,田小茉心中的那股火、那股气就愈发按捺不住。
从大学时代、甚至是第一次见到成瑶时,田小茉就近乎本能地将其视作了自己的一生之敌。客观地讲,成瑶的相貌并不算特别漂亮、也不是薛扬喜欢的类型,但是一双又大又漂亮的眼睛却格外动人,再加上多年的舞蹈训练塑就了她出类拔萃的气质和窈窕迷人的身材。尤其让田小茉无法容忍的是,成瑶那双眼睛每每望向薛扬时,都像是有星星一样,清亮又深情。
她拨通了鞠琳的电话。“琳姐,你在哪儿?我想见你,现在。”
鞠琳听完田小茉的倾诉,不禁有些担心地看着她,好半天没说话。
“琳姐,你帮我想想办法啊?”田小茉既焦虑又烦躁地拉住鞠琳的手晃着。
鞠琳叹了口气:“小茉,我觉得,可能是你想多了吧……”
田小茉惊讶地看着鞠琳。
“你别急……”鞠琳赶忙在她的手背上轻拍了拍以示安慰,“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帮你;但我真的觉得薛扬和成瑶之间是不会有什么的……你想,他们那种公司对办公室恋情的防范程度比现在的疫情防控还严格,怎么可能会……”
“可是,”田小茉虽然不得不承认鞠琳说的有道理,却又不甘心地说,“他们公司那么多人,为什么成瑶就盯着我家薛扬不放,出差是他替,开会也是他……而且,而且明天还是我们的恋爱和结婚纪念日,他竟然去替成瑶开会去了……”
“涉及到工作,公司有公司的规定和流程啊,肯定不会是两个人私下安排就可以的……”鞠琳不以为然地说,“当然你家薛扬也不是没问题,什么都答应,明知你不高兴还答应,不在乎你的感受……”
听鞠琳这样说,田小茉心中感觉舒服了不少。
“不过,小茉,我想提醒你,”鞠琳停顿了一下,语气愈发柔和舒缓下来,“这么多年你一直不喜欢成瑶,一时也难改变;但你不要在这件事上给薛扬太多压力,他的性格你更清楚一些,吃软不吃硬的,有些事你还是要处理得更柔和些……”
见田小茉默然不语,鞠琳继续劝道:“刚才你说你们最近冷战,我觉得最好还是你主动些……”
田小茉的眉毛挑了挑,几乎本能地反驳道:“凭什么啊?我又没做错……”
“是,你没做错什么……”鞠琳无奈地笑起来,又轻轻拍了拍田小茉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可是薛扬有错吗?照片是成瑶发的,工作是公司安排的,薛扬不过是没拒绝……既然你们都没错,那不就是看看谁更大度更包容吗?女人,跟自己男人卖个萌撒个娇很正常吧……以前追薛扬时小茉你挺会撒娇的呀……”
田小茉又沉思起来,忽然又想到什么。“琳姐,你说我要不要找人去查查薛扬跟成瑶……”
鞠琳先是愣了一下,旋即颇为认真地说:“小茉,你听没听过一句话:你测试一块玻璃的硬度时,这块玻璃就注定要碎了。”
“没听过,”田小茉有些茫然地看着鞠琳,“什么意思?”
“那你知道‘疑心生暗鬼’吧?夫妻之间应该坦诚和包容,最不该的就是怀疑和猜忌。”鞠琳不禁叹了口气,“这段时间我也在反思,我和卢布的爸爸之间……小茉,听我一句劝:对薛扬温柔些,要多在意他的感受,即便是有了孩子之后也要多关心他……”
跟鞠琳道别之后,田小茉的心里虽然仍有些不爽,但比中午时已经舒服多了。看时间还早,她又转去附近的商场,噼里啪啦地买了一堆东西,剩余的不爽也烟消云散了,这才施施然地开车回家。
田小茉刚回到家,保姆徐阿姨就来转述了薛扬吩咐的话。她想起鞠琳的叮嘱,于是拿出手机想要主动跟薛扬说些关心的话,可是看到微信里那句“替成瑶开会”,强烈的不快就又袭上了心头,终究还是意难平地将手机扔到了一旁。
因为准备发言材料到后半夜,薛扬一直睡到会议快要开始才起床,连早饭都没吃。好在有辛晓迪帮他拿了一个牛角包和一根香蕉。他坐在会场里一边狼吞虎咽着,一边给方飞菲发早安微信:“早安!这边天气不好,下雨,阴冷,只有20度的样子。”随后还附了一张阴沉天空的照片,远处的栈桥依稀可见。
不过直到他的发言结束才收到方飞菲的回复,“早”,还配了一个亲亲的表情。
但下面又发来一句“呜呜 有点不开心”,让薛扬不由地有些担忧,忙询问是怎么了。
过了片刻,方飞菲发来四个字:“被欺负了”。
薛扬的心里越发紧张起来:谁会欺负方飞菲呢?物业?做保洁的小时工?快递小哥?还是楼下商铺超市的员工?或者,她跟苏明明起了龃龉?……他有些坐不住了,悄悄溜出会场去找了个僻静处给方飞菲打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薛扬就听到方飞菲发出一串像小孩撒娇一样的哼唧声。
“啊哼哼……”听上去似乎不像是受了委屈。
“你,被谁欺负了?”薛扬试探地问。
“蚊子……”方飞菲吐出两个字。
薛扬一愣,听她重复了一遍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他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你,是被蚊子咬了吗?”
“嗯嗯……”方飞菲继续撒娇一样地哼唧着,“脚上一个包,膝盖上两个包,好痒呢……”
薛扬忍俊不禁地问:“家里有没有止痒凝露、紫草膏或花露水之类的?”
“哼,没有用……还是痒……”
“那我教你一个办法快速止痒吧,不过可能有点危险。”薛扬说,“你去找一把吃饭的勺子,金属的最好,用热水烫一下,然后在蚊子包上熨一熨……千万要控制好温度,别烫伤了自己……”
方飞菲似乎轻轻叹了口气,“要是你在就好了……”
她的声音轻柔婉转,情意绵绵又带着一丝丝的哀怨和期盼,薛扬听了感觉心里就像是平静的水面被投下了几块小石子,荡起一串串的涟漪。
“所以,你是想我了吗?”薛扬轻声地问。
“嗯,好想你快点回来……”方飞菲的声音又轻又柔,“想让你抱抱……”
“乖啦,我明天就回去啦。回去好好地抱你,整晚都不撒手那种……”
“好……我乖乖地等你……你快去开会吧,我先挂了。”随即她就挂断了电话。
薛扬举着手机怔了半晌,才慢慢回过神来。他刚一转头,却见辛晓迪也朝这边走来,还东张西望的,像是在找人。薛扬猜想她应该是在找自己,于是整理了一下衣服,不紧不慢地往会场走去。
辛晓迪快走几步迎上来,略带急切地说:“刚才打你电话一直占线……楊主任的秘书要找你……”
薛扬一怔:“找我?有没有说什么事?”
“没有……”辛晓迪快步走在薛扬的前面,指引着方向,“在这边。”
远远地就瞧见一名三十出头的短发女子迎了上来。她面露微笑,语气轻快地说:“薛总你好,我叫戴颖,是陪楊主任来参会的。”
戴颖,dying?薛扬感觉这名字有些不祥呢。不过他丝毫不敢轻视这位衣着、打扮以及相貌都很低调的女士,见对方没有握手的意思,于是颇为恭敬地冲对方躬了躬身。“不敢当,戴处长叫我薛扬就好。”
“嗯,”对方略微点点头,似乎对他的言谈举止颇为满意,“楊主任觉得你刚才的发言很好,观点也很有新意,让我问问你有没有发言稿?”
“PPT可以吗?”薛扬歉意地说,“需要成稿的话,我可能要晚一点才能……”
“没关系,PPT也好。”戴颖说,“我在帮主任准备下午的讲话稿,还是早一些比较好。”
薛扬示意辛晓迪去拷文件,自己陪着戴颖在原地等。
见戴颖的言谈还算平易近人,薛扬故作漫不经心地问:“领导讲话不是在明天下午吗?”
戴颖深深地看了一眼薛扬,随即才语气平淡地说:“楊主任的日程改了。”
薛扬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忌讳,于是不再说什么,周围的气氛也沉默下来。好在辛晓迪及时地回来,才算是把薛扬从这既微妙又有些尴尬的局面中解救出来。
不过薛扬的心中有些喜出望外:既然领导总结讲话改在今天下午,那明天的会议岂不是就变成垃圾时间了,自己是不是今天就可以返回北京啦?
手机无声地震了震。是方飞菲发来的一张图片,她的一只脚踩在茶几的边缘,脚丫莹白粉嫩很是漂亮,配上红红的脚趾甲,越发诱人;只是在第三第四脚趾的缝隙间有一个比黄豆粒还大些的包,想必就是她被蚊子“欺负”的痕迹。
接着又收到一条语音消息。薛扬机警地瞥了瞥四周,然后戴上了耳机。
“真的有效果,不怎么痒了……”方飞菲在语音中说。
薛扬的嘴角微微翘起,手指飞快地输入着文字:“你不怎么痒了,我可开始痒了……”
方飞菲的语音回复很快:“你也被蚊子咬了吗?我可以帮你熨一下……”
薛扬继续回复着:“是心痒……你发这么香艳的照片过来,是想撩拨我吗?”
方飞菲在语音中吃吃地笑道:“这就香艳啦?要是有更香艳的,你会怎样?”
“不知道呢,要不你试试?”
方飞菲过了片刻才回复:“不试,你好好开会吧。”
薛扬见对方并不上套,不免有些许的无奈和失落,也就没有再回复。
过了一会儿,方飞菲又发来一张照片。这次是一件衣服,准确地说,是一件黑色的蕾丝睡衣,平整地铺在床上,细肩带、深V领,长度也并不甚长;看样式和风格比她在杭州时穿过的那件似乎还要纤薄性感一些。
语音消息中,方飞菲模仿着西游记里女儿国国王的腔调说:“御弟哥哥,想要观赏国宝吗?”
薛扬几乎要忍不住笑出声来。“要!你等着,今晚我就要欣赏!”
不过之后方飞菲就没有再回复,不知是忙什么去了。
直到午饭时,薛扬又收到方飞菲发来的照片,是她对着镜子拍的。镜子里的她唇红眉黛,面如傅粉,妆容颇为精致,显然是刚刚化了妆。后面还有条语音,『好不好看?』想来这段没有互动的时间里,她应该就是在做这件事。
薛扬会心地微笑着点击屏幕,把照片放大了来仔细地看了又看,然后才回了八个字:“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不料方飞菲回语音道:“请说人话。”令薛扬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他回复道:“好看,好看得让我忘了吃饭。”
方飞菲颇有些得意:“嗯,也没有那么夸张吧……就是这个眼线始终画不好,画了好多次……”
女为悦己者容,薛扬当然是知道这句话的。想象着方飞菲坐在化妆台前,努力地弯腰探身,脚趾间夹着眼线笔既吃力又小心地一遍遍画了擦擦了画的情景,他的心里情不自禁地涌起一阵感动。
“等我回去,我帮你画。”薛扬回复道,“我今晚就回。”
方飞菲的声音中透着惊喜但更多是将信将疑。“真的假的?你不要骗我……”
“真的,会议安排有调整。我等一下就订回去的机票,确定了时间再告诉你。”
薛扬并不知道手机那一端的方飞菲已经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发出了一声高分贝的尖叫,然后开心地躺倒在床上,双脚在空气兴奋地来回踢动着。他知道的只是,过了好一会儿才收到方飞菲略显平淡的一句“好呀,我等你”。
就在薛扬有些失落的时候,方飞菲又发来了一句,“爱你哦”。这三个字温柔婉转,似有无限柔情,在薛扬的心里引起一阵躁动。
午饭后,薛扬让辛晓迪与会议组织方悄悄确认过,果然是将杨主任的讲话环节调整到了下午的最后。他毫不犹豫地给自己预订了回北京的机票以及送机接机的网约车。会议一结束,他就直奔机场。
只是青岛的天气实在很差。薛扬刚到机场就被告知,航班延误一个小时。他无奈地到贵宾室去休息,又简单地吃了些东西算是晚饭,然后既焦急又百无聊赖地等待着登机通知。
“喂,卿卿,”薛扬拨通了方飞菲的电话,“你在做什么?”
“我……”方飞菲迟疑了一下,旋即调皮地说,“不告诉你!”
“那让我猜一猜?在试衣服?”薛扬笑道。
“不是,等你来了你就知道了……”方飞菲说,“你是已经在机场了吗?”
“嗯,”薛扬轻轻叹了口气,“飞机延误了,要晚一个小时。”
“那就是十点才能到?”方飞菲安慰薛扬道,“没关系,反正今天晚上你一定会到的……”
“嗯,今晚一定会的。”薛扬说。
这时,薛扬忽然听到旁边有人喊他的名字,循声望去,数步之外站着一个中年女子,赫然就是下午在会议上做讲话的那位楊主任。薛扬忙与方飞菲结束通话,站起身紧走两步来到杨主任面前。“楊主任您……”
因为保养得当,年近五旬的楊主任看上去只是四十出头的样子,气质优雅端庄、妆容精致、衣着考究,整个人的气场十分出众。她指着薛扬旁边的位置问:“没人吧?”随即也不等薛扬回答,就径自坐了下去,然后示意薛扬也坐下来。
这时戴颖走了过来,看见薛扬时她的表情略有些意外,不过什么都没说,只是将身份证递还给楊主任又俯下身去小声说了句什么,然后在稍远的地方拣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你那个发言不错的……”楊主任看着薛扬,眼神颇为赞许。
“承您谬赞了,我们从事的都是些具体工作,比较琐碎,没什么高度,理论思考也不够深入……”薛扬谦虚道。
“你能不能具体说说,日常业务都是怎样的……”楊主任似乎来了兴趣。
薛扬开始侃侃而谈,楊主任听得津津有味;直到戴颖过来提醒说可以登机了,楊主任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
薛扬实在是有些累了,飞机刚刚起飞他就睡着了,竟然还做了2个梦。等到空乘过来提醒做降落准备时,薛扬才算醒来,斜倚靠在舷窗上望着下面灯火辉煌的城市,不禁有些感慨。
飞机落地进入滑行的瞬间,薛扬习惯性地打开了手机。迅速地就有几条微信消息和短信跳进来。短信是网约车司机发来的,告诉他等候的具体位置及车牌号。微信里有两条是方飞菲发来的,询问他落地没有。
简单地回复过方飞菲之后,薛扬发现她竟然破天荒地发了条朋友圈。“你说晚上十点钟来,那么从上午十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幸福;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两张配图中一张是插满红色玫瑰花的花瓶,另一张则是她的脚,涂着红色甲油的拇趾和食趾努力做出一个比心的样子。薛扬不禁既开心又感动。
飞机在候机楼前刚刚停下,薛扬就起身去拿行李,却被空乘礼貌地阻止了,示意他坐下来耐心等待几分钟。他执着地站在原地,望着外面的廊桥缓缓地靠过来。他盘算着,再过一两分钟就可以下飞机了,然后用五分钟去找到预订的网约车,再有半小时就可以见到方飞菲。不过他的心,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地飞走了。
舱门开启,薛扬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出来,却听到身后有人喊他的名字。他转过头一看,竟然是楊主任。
“你怎么回去啊,要不要搭我的车?”楊主任看着薛扬,一脸的亲切和蔼。看得出,她是有几分欣赏这个年轻人的。而跟在她身后的戴颖却没有任何的表情,平静得甚至有些冷漠。
薛扬迅速地在脸上摆出一个教科书般标准的微笑。“谢谢您的关心,我已经订好回去的车了。就不麻烦您啦。”
“好吧。那我们下次再见?”看神情,楊主任似乎是感觉有些许遗憾呢。
“好的好的,下次再听您的指导。”薛扬客气地向对方躬身致意,又冲稍远处的戴颖挥了挥手。戴颖只是面无表情地冲他点了下头,然后就随着楊主任快步离去了。
因为这样一个插曲,薛扬只好放慢脚步,拉开与楊主任的距离,缓缓地朝网约车司机留言提示的地点走去。
坐到车上,薛扬才轻吁了一口气。
“薛先生,”网约车司机从后视镜里望着他,“是去万科城市花园,对吧?”
“对的。”薛扬急切地说着,掏出了手机,给方飞菲发了条语音消息。“我离开机场了,大概30分钟左右到。”
司机熟练地发动引擎,将车子驶出停车场,随即转上机场路和高速路。
薛扬一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搭在车门扶手上,两根手指轻快地轻轻敲击着。
“师傅,能不能开快一点?”薛扬轻声地催促着。
“不能再快啦。”司机无奈地笑了笑,“已经120了,再快就要吃罚单啦。”
“哦……”薛扬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司机从后视镜里观察了一下薛扬,车窗外透进来的橙黄色灯光将他的脸映照得一会儿明一会儿暗。即便是口罩遮住了大部分的面孔,却还是能判断出他的心情不错。于是司机试探着问道:“您这是出差回来?”
“嗯……”薛扬轻轻地应道。
“出去好些天了吧?看您这么着急回家……”司机又问。
“没有,昨天而已。”薛扬心情的确不错。
“就一天……”司机憨笑了一下,“看您也不像有什么着急的事儿呀。”
“嗯,就是想快点,到家……”说到最后两个字,薛扬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有些变轻,在别人听来显得有种柔柔的感觉。
“看来是家里有人在等您呢……”司机有些八卦地笑道。
薛扬虽然心情不错,但也不愿过多地跟陌生人说什么,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将视线转向了车窗外。
方飞菲的微信回复来了,是文字的。『等你哟 明明还没回来 你自己开门吧』
薛扬面露微笑地轻轻摇摇头:这个丫头,不知在搞什么呢。
来到方飞菲家门外,薛扬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伸出手去输入密码,打开了房门。方飞菲并没有如他想象的那般在开门的一瞬间扑上来,玄关处并没有人。
地板上散落着许多红色的玫瑰花瓣,像是随意洒落的,却又都围绕着方飞菲为薛扬准备的拖鞋周围。薛扬情不自禁地翘起嘴角笑了笑。
花瓣指示的路径是通向方飞菲的卧室的。但薛扬却故意走去客厅和卫生间寻找,一边找一边还漫声呼唤着“菲菲”。当然,他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最后,薛扬来到卧室门外,轻轻推了一下。虚掩着的房门无声无息地应手而开。房间里并没有开灯,只是在地板上错落有致地放着若干小蜡烛,点点烛火如同夜空中小星星一样。借着微弱的烛光,薛扬看到床上也满是红色的花瓣,一位身形曼妙的佳人正静静地坐在满床花瓣之上。
薛扬走过去,伸出左手将方飞菲嘴里衔着的一枝玫瑰花取下来,随即用右手抚住她的肩背,随即俯下身在她的双唇上热吻起来。方飞菲那凹凸有致的身体软软地贴了上来,修长的双腿像八爪鱼的触手一样也缠了上来,薛扬的身体于是也慢慢地前倾继而扑倒在佳人的身上……
激情和精力得到宣泄之后的薛扬稍稍平缓了一下心跳和呼吸,轻轻地抚摸着方飞菲柔若无骨的身体,感受着她尚未完全退却的热情,轻嗅着她身上某种幽幽的甜香。原本光滑细腻的肌肤多了一层细细的汗珠,指尖所及,似乎多了一分缠绵。方飞菲则娇弱无力地偎依在薛扬怀里,两条腿依旧盘在薛扬的身上不肯放松。
“这次是你在挑逗我了吧?”薛扬不无戏谑地笑着,伸手帮方飞菲拿掉沾在脸颊上的一片花瓣。
方飞菲一时间竟无力回答,只是露出一抹既骄傲又得意的笑容,喘息了一会儿才缓缓地说,“我,只是在勾,引,你……”
“这……有什么区别吗?”薛扬有些不解,手上继续去帮方飞菲摘去沾在身上的花瓣。
“不知道……”方飞菲妩媚地一笑,“要不,你挑逗我一次,比较一下?”
“好啊。”薛扬狡黠地一笑,手指拈着方飞菲胸口的一片花瓣,顺便在她的蓓蕾之上轻捻了捻。方飞菲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个突,喉间涌出一声娇吟,肩头小幅度又剧烈地颤抖着,不知是想抓紧什么还是去阻挡,双腿也试图夹得更紧些,无奈有些脱力,只是不甘寂寞地抖动着在薛扬腰间蹭了两下。
薛扬得意地笑了起来,而方飞菲则娇嗔道:“讨厌呢……”
薛扬忽然瞥见有衣服似乎落在了床脚的蜡烛上,不由地心中一惊,忙翻身下床去捡。他毕竟心思机敏过人,双脚刚一沾地,心中已经恍然,于是动作一缓,拿起衣服和蜡烛来仔细查看。果然,那蜡烛是冷光蜡烛,没有着火的危险。
见薛扬查看蜡烛,方飞菲也已明白方才他为何如此,微笑道:“放心吧,都是安全的……”
“你花了许多心思。”薛扬逡巡扫视着房间里的一切,心底涌起一阵感动,看得出方飞菲是多么地在意这样一个夜晚。
“你喜欢就好……”方飞菲努力翻了翻有些绵软的身体,在床上坐了起来。“过来抱抱我……”
薛扬走回床边,将方飞菲抱起横放在自己的膝上。方飞菲像个洋娃娃一样偎依在他的怀里,脑袋靠在他的肩上,已经长了许多的发丝沾了些许汗水,发梢若即若离地贴在他的胸口,有种微痒的感觉。她的身上还沾着不少的花瓣,雪白的肌肤和暗红的花瓣斑驳映衬,有种说不出的妖艳和性感。“婉转郎膝上,何处不可怜。”薛扬忽然想起了这么两句诗。
“帮我冲个澡吧,”方飞菲的声音又轻又柔,“今晚还很长的……”
“嗯,今晚还很长……”薛扬笑嘻嘻地伸手想去摸方飞菲的胸,却被她屈起双膝来护住了胸前的蓓蕾,于是顺势去握住她娇小玲珑的脚掌。
“你这趾甲,”薛扬盯着方飞菲的脚看了又看,“我记得中午还是红色的呀……”
“好看吗?”方飞菲轻抬了抬双足,脑袋歪了歪。她的十根脚趾涂成了美丽的樱粉色,还闪着晶晶亮的光泽。
“人家花了许多心思来迎接你,你却,却直奔,主题……”方飞菲略带夸张地噘起了嘴巴,语气中也透出那么一丝的可怜和委屈。
薛扬环视着床上的花瓣,地板上的蜡烛,还有被抛在床角的性感睡衣,还是忍不住调侃道:“嗯,因为你才是正餐呢,色香俱佳,嫩滑多汁,味美爽口……”说着还故意做了个舔舌头的动作。
“呸!”方飞菲不由地红了脸,“你才是盘菜呢!”
“嗯,我是你的菜,你也是我的菜……”薛扬笑道,“反正不是你吃我,就是我吃你。”
“唉,我是真的想过应该有一个烛光晚餐的,连烛台都准备了……”方飞菲不无遗憾地说,“可惜,你飞机晚点呢……”
薛扬想起,进门时看到餐桌上摆着一个精美的烛台,并排还放着两只装满玫瑰花的花瓶,方飞菲为了今晚真的是挖空心思来准备。
他抱起方飞菲朝浴室走去。“没关系,我们明天晚上一样可以有烛光晚餐……我下厨,煎牛排给你吃……”
“真的?”方飞菲既兴奋又惊喜地看着薛扬,见他肯定地点点头,不禁欣喜万分地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爱你哟!”
刚刚走进浴室,方飞菲不等薛扬将自己放下,纤足探出,已经将挂在墙上的浴帽勾了下来。“我不要洗头……”
薛扬先是一怔,随即由衷地赞叹道:“很灵活啊……”
旋即他又促狭地笑道:“能自己戴上吗?”
“当然,”方飞菲摇着脚趾,轻甩了甩那只浴帽,“不能……需要你帮忙……”
“好吧。”薛扬慢慢将方飞菲放下来,却见她只用单脚站在地上,另一只夹着浴帽的脚始终稳稳地翘在空中,于是有意识地不去接浴帽,而是不怀好意地去握住了她纤细的脚踝,缓慢地向上抬起。
方飞菲一怔之下,已经明白薛扬的用意,却也不惧、而是颇为沉着地挑了挑秀气的眉毛,单足小跳着向后退了半步,让二人的身体距离稍微拉开一些。薛扬见状继续将她的脚向上抬,自己稍微屈了屈膝,将方飞菲的脚搭在了自己的肩上,然后再缓慢地站起身,向前欺近……
方飞菲的身体柔韧性颇佳,膝盖已经被压迫到几乎要与自己的肩膀碰到一起了。但随着薛扬慢慢地越贴越近,她的上半身不由自主地开始有些歪斜,不得不向后又跳了一小步,后背已然抵在了墙上。而薛扬也不失时机地伸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帮她稳住了身体姿态。
“讨厌呢……”方飞菲抬眼望了望薛扬,轻声地娇嗔着。她蓦然瞥见自己的脚被高高地架在薛扬的肩膀上,不禁也玩心骤起,脚趾一松,任由浴帽滑落,转而试图去夹薛扬的耳朵。
薛扬的反应超级敏锐,轻轻地侧头避开方飞菲的脚趾袭击,同时手臂翻转轻轻一抓,已将滑落的浴帽抓在手中。说时迟那时快,抬手间他已将浴帽戴在了方飞菲的头上。只是匆忙间准头稍微差了些,方飞菲的眼睛也被浴帽遮住了。
“哎呀,看不到啦……”方飞菲甩了甩头,试图调整浴帽的位置,看没有效果,又试图用肩膀去蹭,无奈肩膀与浴帽距离颇远,试了两次根本够不到,只好向薛扬求助,“快帮我一下……”
薛扬颇为得意地看着方飞菲身体扭来扭去、肩膀微微抖动的样子。“你叫一声好听的。”
“好听的,什么好听的?”目不能视的方飞菲顿了顿,嘴角泛起了一丝狡黠的笑,“扬,小扬扬……”
“这个不好听,换一个。”薛扬不满意地摇着头,伸手打开了淋浴的龙头,不忘细心地护在方飞菲的身前,避免水管里的凉水落在她身上。
“我觉得好听,就叫你小扬扬……”方飞菲虽然视线受阻,但依然能感受到薛扬与自己的肌肤接触,顺势在那健硕的肌肉上蹭了蹭,动作和神态颇为亲昵甜蜜。
“好吧,那你先戴着吧。”薛扬故意将浴帽又向下拉了拉,随即自顾自地开始洗头洗身。
浴帽被往下拉了之后,方飞菲反而能看到一些白花花的光影。好在浴室的空间也不算太大,她听着水声、嗅着洗发水沐浴露的香气,小步蹭到薛扬的身边,用左肩成功地蹭到了薛扬的身体。“小扬扬,我也要打泡泡……”
薛扬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水,拿起蘸了沐浴露的浴球,在方飞菲的肩上来回来去地蹭着。“小扬扬,小扬扬……挠你痒痒……”
说着,他竟然还用指尖去刮了刮方飞菲肩上的疤痕。
方飞菲情不自禁地啊了一声,下意识地扭转身体、弯腰含胸,试图避开薛扬的攻击,无奈她没有手臂、视线也受限,在薛扬的近身攻击面前毫无防御能力,只好开口求饶。“小扬扬,好扬扬……饶了我吧……”
“还这样叫?换一句!”薛扬进一步去袭击方飞菲的胸前和肋下敏感位置。
方飞菲像条被捞出水的鱼一样扭动跳动着,一面咯咯笑不停,一面继续央求道:“好扬扬,好哥哥……你,又欺负我,欺负我没有手……”
薛扬听她如此说,语气似乎也颇有哀怨之意,方才住了手,帮她扯掉了浴帽。
眼前骤然明亮让方飞菲感觉有点轻微的眩晕,缓了一会儿,才慢慢仰起头看着薛扬,眉头蹙起又舒展然后又蹙起,神色也忽喜忽嗔的变幻不定。
薛扬一时间想不清楚她是怎么了,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方飞菲颇为委屈地噘起嘴巴,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蹲下!”
薛扬有些纳闷,又有些不祥的预感,但还是乖乖地蹲了下去。“嗯,你想做什么呢……”
“我要夹你!夹你的耳朵!”方飞菲抬起一只脚踩在薛扬的肩膀上,还加力试了试,见薛扬既不躲闪也不反抗,这才放心大胆地把脚伸向他的耳朵。
“啊!啊!啊!”薛扬配合着发出夸张的惨叫声,表情也极尽龇牙咧嘴之能。“女侠饶命!女王饶命!”
“说好听的,”方飞菲的脸上露出略带得意的笑,“我才不要听什么女侠女王的……”
“小菲菲?小菲菲你饶了我吧,小扬扬错了,小扬扬再也不敢了……”薛扬夹着嗓子,细声细气地说着。
方飞菲立时就绷不住了,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脚趾也不知不觉地松了开来。
薛扬感觉到耳朵上的压力消失,随即伸手握住了方飞菲的脚踝,一挺身就站了起来,同时又一次将方飞菲的腿抬了上去。
“你,你又要欺负我?”方飞菲故作惊恐地看着薛扬。
“不,”薛扬邪魅地一笑,低下头在方飞菲的嘴唇上吻了吻,“我只是觉得,这个pose不错,适合……”
这时,忽然听到苏明明的声音从玄关处远远地传过来:“老婆,我回来啦!”
薛扬和方飞菲都不禁一怔,飞快地对视了一眼。
方飞菲有些不好意思地悄声道:“唉,我跟她说过不要这样的……估计,她一时还改不过来……”
薛扬则略显失落地小声问:“你没跟她说过我要来吧?”
方飞菲这才醒悟过来。“呀,忘了,只顾忙着做美甲做SPA布置房间了……怎么办?”
“不知道呢……”薛扬轻轻地把方飞菲的腿放下,“先出去吧?”
两人这时才发现,刚才从卧室过来既没拿浴巾也没拿衣服,就连拖鞋也没有。
一想到要这么赤身裸体又湿淋淋地走出去,方飞菲不禁忸怩起来。
“没关系的,反正她也看不见……”薛扬悄声地安慰道。
门外,苏明明已经摸索着走到了卫生间的门前,伸手推了推,发现门竟然是关着的。
空气中浮动的水汽掺杂着香息让苏明明觉察到了异样,她侧耳听了听动静。“……菲菲,是,你在里面吗?”
方飞菲先是很小声地对薛扬说:“她应该是已经猜到你来了……”
随即转过头扬声道:“嗯,我在洗澡……明明你是要用卫生间吗,我,我们马上就出来……”
“啊?哦……”苏明明既意外又有些尴尬地应了一声,忙又说道,“不,不着急的……你,你们……”
薛扬和方飞菲听到苏明明的声音渐远,猜测着她大概是匆忙地走开了。
稳妥起见,薛扬将浴室的门开了个缝隙,朝外窥视一番确认苏明明并没有在附近,这才放心大胆地抱起方飞菲飞快地穿过客厅回到房间去。
薛扬用脚后跟勾了一下房门,砰地一声轻响,房门关上了。薛扬和方飞菲忍不住相视而笑,却又担心被苏明明听见,于是发出了吃吃的声音。
薛扬取过浴巾,帮方飞菲擦干身上的水渍,又帮她穿好了睡裙。方飞菲冲着衣橱扬了扬下巴,示意里面有给薛扬准备的睡衣,随即转身朝外走去。
薛扬擦拭着自己的头发,有些不解地问:“欸,你做什么去?”
“我去跟明明说一声……”方飞菲伸出脚勾开房门走了出去。
方飞菲步履轻盈地来到苏明明的房间门外,轻声唤着:“明明,明明……”
“嗯,我在……”苏明明答应着把房门打开了,其实她就站在门内。
方飞菲可以看到,苏明明的眼睑微合,双眼似睁非睁,脑袋稍稍侧着,像是在努力搜索着什么动静。如果不是有头发遮住,她的耳朵大概会像雷达天线一样直竖起来——方飞菲忍不住这样想着,心中暗暗地有些想笑。
“明明,”方飞菲小心地斟酌着措辞和语气,“那个,薛扬他,出差提前回来了,今晚会……”
“嗯,猜到啦……”苏明明的脸忽然没来由地飞起了两朵红云,却不忘打趣方飞菲,“快去吧,春宵一刻值千金的……”
方飞菲感觉自己的脸也热了起来,心中既羞涩又喜悦:“那,晚安?”
“晚安……”苏明明侧着耳朵,听着方飞菲离开的脚步声,这才转身重新走进自己的房间。
方飞菲回到房间里,只见薛扬已经换好了睡衣,坐在床边望着自己,脸上的笑容却有些诡异,似乎她身上有什么特别的,忙低头看了看,感觉没什么异常,除了裙子短了点、领口大了些。她不禁诧异地问:“怎么笑得这么……衣服不合身吗?”
“没什么,忽然发现你的身材真是好,”薛扬的笑容中多了几分暧昧和得意,走过来揽住了方飞菲的腰,“细腰长腿的,这胸看着也不算太平,蛮有料的……”
“呸!老色胚!”方飞菲一声轻啐,灵巧地扭扭身避开了薛扬的禄山之爪,却又提醒道,“你去擦擦外面地板上的水吧?还有浴室,刚才也没来得及清理……”
“哦,那你等我哟……”薛扬有些扫兴地缩回了手,乖乖地出去干活了。
看看床上的花瓣、地板上的蜡烛,还有散落在各处的衣物,方飞菲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个既无奈又甜蜜的微笑,缓步走到床前想整理一下。忽然瞥见床上放着几条没有开封的丝袜,顿时羞涩不安起来,她此时才明白过来,为什么方才薛扬看着自己会是那样一个表情。
薛扬回来时,正看到方飞菲东张西望地试图将那几条丝袜重新藏起来。他轻笑着过去拦腰抱起了方飞菲,凑在她的耳边低声道:“既然被我发现了,自然是藏不住啦……承认吧,是不是准备穿给我看的?”
“不是!”方飞菲扭动着身体,试图挣开薛扬的怀抱,“放开我……”
“不是吗?”薛扬哪里肯放,双手抱得愈发紧了,“那你买来做什么呢?”
“我,我,帮明明买的……”方飞菲一边支吾着,一边轻轻地踢着薛扬的小腿。“我要用脚的,穿不了丝袜……”
“是吗,那还真是……”薛扬拿起其中一条白色的在方飞菲的腿上比了比,一脸遗憾地说,“你知道我最喜欢你穿这种白色的、透明还带蕾丝边的……”
方飞菲轻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我记得前几天你说过,除了给我买睡衣,还有别的……”薛扬继续道,“我还以为是……唉,原来是给别人买的,唉,好遗憾呢……”
“那,”方飞菲歪着脑袋看着薛扬,又咬了咬嘴唇,面颊不由自主地又红了起来,“……你答应我一件事,行不行?”
“欸?什么?”薛扬也学着她的样子,歪着头看着她。
“我,只在这个房间里穿……”红着脸的方飞菲轻声地说,“行吗?”
“行啊!”薛扬有种心花怒放的喜悦,“你肯穿就很棒啦!”
“还有,得你帮我穿……”方飞菲侧过头略带可怜地看着薛扬,“我自己穿不上,也脱不下来……你要是捉弄我,我就再也不……”
“好,不捉弄你。”薛扬满口应承,伸手拿过一条白色的问道,“先穿这个好不好?”


wx
wx
慕 残 网 公 众 号 扫 描 二 维 码 管 理 员 微 信:mucanwenhu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21-9-24 17:38
  • 2

    主题

    23

    帖子

    75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75
    发表于 2022-8-2 15:27: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蹲到了,大佬能不能把之前的也发出来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3

    主题

    863

    帖子

    4295

    积分

    炉火纯青

    Rank: 4

    积分
    4295
    发表于 2022-8-2 15:32: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感谢了。十分喜欢这个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6

    帖子

    22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22
    发表于 2022-8-2 16:09: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蹲到了好久的意难平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52

    帖子

    222

    积分

    初学乍练

    Rank: 1

    积分
    222
    发表于 2022-8-2 16:53: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希望能看到之前的部分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20-9-17 08:12
  • 6

    主题

    336

    帖子

    1210

    积分

    略有小成

    Rank: 2

    积分
    1210
    发表于 2022-8-2 20:30: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记起来这篇,没得好可惜,姚二小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2-6-6 12:02
  • 34

    主题

    917

    帖子

    228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87
    发表于 2022-8-2 20:31: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大佬写的就是好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主题

    25

    帖子

    3229

    积分

    渐入佳境

    Rank: 3Rank: 3

    积分
    3229
    发表于 2022-8-2 22:23: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标题就很激动,点进来一看好开心啊,谢谢大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慕残文学网 ( 京ICP备17023376号-2 )

    GMT+8, 2022-8-17 21:50 , Processed in 0.06199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